筷子兄弟:就当我们今天才毕业

职场攻略 2014-08-11 15:38

   “梦想这东西和经典一样,永远不会因为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筷子兄弟通过短片传达给观众的也是对梦想的执着与追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大的梦想,它一直贮藏在我们内心的深处,现在到了需要我们把它找出来的时候了。”然而在成名的光环之下,乐观的筷子兄弟也有着太多的心酸和无奈。

老男孩王大利为音乐义无反顾独闯京城

  王太利从小就喜欢音乐,甚至为了音乐放弃了另一个爱好美术。出道前他已接触大量欧美流行音乐,如迈克尔·杰克逊以及Bon Jovi、U2、Metallic、Kiss、Slayer、G N'R等乐队。刚开始,他靠着一部录音机、一堆唱片CD自己揣摩,但学音乐这种东西还得需要老师点拨,为了能得到更好的指导和寻求新的突破,1990年代初,他独自一人背着大牛仔包坐火车来到北京。

  还记得当火车驶入北京,透过窗户,只见眼前滑过一座座高楼大厦,一下子傻了眼。在这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该找谁呢?今晚该去哪里呢?带着前期买的教材,就来找东方歌舞团的曹敬波老师。结果发现,那时的东方歌舞团已停止开培训班,那时候别提有多失落了!带着最后一线希望,我又从亮马桥一直走到北四环的中国音乐学院,到了那儿才发现,招生也结束了。当时都感觉无路可走了。

  路该怎么走?正当愁得焦头烂额之际,王太利经人介绍去了老作曲家付林的培训班。为了学习歌唱技巧,付林又介绍他找到了王明琦老师,王老师那套美式流行音乐唱法瞬间吸引了他,无奈王老师不收徒。万念俱灰的王太利大病了一场,把钱都花光了,只得回到家里。

踌躇满志再闯京城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踌躇满志地回来了,依旧是想当歌星,依旧是到处找收徒的老师,找了几个老师,结果钱很快又花完了,他不得不再次回家,可是在家里呆了没几天,他又心有不甘地跑回来,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好几趟,始终不死心,因为那朵梦想之花一直在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绚烂地盛开着,他无法漠视它的美,他觉得它已经与自己的生命融为一体,无论什么原因都不能构成一个很好的借口将他们分离。

南下广州失望而归

  听说广州是流行音乐的昌盛之地,于是,他伙同另外两个朋友一起,来到了广州,来到了深圳,很快身无分文。深圳的歌厅老板让他去办一个歌手证,买身演出服,去他的场子试试,可是,他哪儿有钱买演出服办歌手证啊?无奈之下,只好来到广州的老乡处栖身,老乡积极的帮助他找人在广州试了几个歌厅,都无果而终,演出的时候下台跟客人握手都惨遭拒绝,命运又一次将他推向深渊……

无奈回家继承父业

  父亲觉得他不务正业,想让他回家接班做生意,无奈的他只好回老家继承父业。但是他一直明白,把时间浪费在自己不感兴趣的职业上是很傻的一件事,在他心里,只有音乐才是值得用生命去追求的东西,他可以为它付出一切…… 都说五年一小成,十年一大成,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付出了就一定会有收获。无情的现实就象一把犀利的剑,将他的琉璃之梦砍伐的七零八落,经历了无数次挫折的他终于感觉到了疲惫与无奈。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他在梦想与现实之间苦苦地挣扎,终究舍不得让梦想之花枯萎,便用一滴清泪把它裹成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他相信只要它不凋谢,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不老的传说。

31岁时还没有做“正经事”

  他拿着最后一次从家中带出来的1800元钱再次来到北京,用600元钱买了一个数字呼机,租了一个月租300元钱的房子,还剩900元钱,他决定用这900元钱开始打拼。

  90年代末至20年代初,《音乐生活报》是流行音乐的一面旗帜。碰巧当时遇上广告部招娉,王太利便借机潜伏在这个音乐圈周边,因而对这时期的流行音乐获得了一些了解,也看到当时中国流行音乐产业的混乱。

  通过拉广告,他赚了不少钱。出于对自己在音乐经营能力的信任,王太利萌生了创立自己公司的念头。音乐圈子打不进去,起码好歹还能当个幕后,他就这样和韩国人合作搞了个音乐培训班。他对音乐的热情再一次被燃起,而且愈燃愈烈。

筷子兄弟结缘,只因梦想分不开

  父亲总觉得他做的事看不见摸不着,太虚了,劝他搞实业。他处于低谷时也曾怀疑自己走错了,好像这份工作距离理想也不近。他一度去考察饭馆市场,想顺着父亲的意思干点实业,可是每到关键时刻,那盏心灯就在他眼前亮起来了,指引着他又走向了一个父亲看不懂的地方。有一次,他坐在中央美院的食堂里吃饭,当他吃完准备走的时候,忽然想到手头上还有一个广告,便随口问饭桌对面一个戴眼镜的男孩有没有同学会拍广告,男孩想了想,说他认识一个北京电影学院的,名字叫肖央。

  其时肖央正是大四学生,命运之神悄无声息地把他们送到了彼此面前,也许是对他们勇于坚持梦想的褒奖,当年落榜、顶着压力复读、考上中央美院又改上电影学院的肖央就这样得到了第一个拍广告的机会,而他则得到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好伙伴。肖央虽然比他小11岁,但是才华横溢、做事扎实,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两个人常常凑在一起喝点酒。

  肖央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属中等美术学校,2005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影视广告导演专业。从承德来北京时,肖央最初的梦想是当一名画家。他崇拜自己的一位老师,希望可以像他一样既能授业解惑,又能潜心创作。后来他又迷上了唱歌,觉得唱歌可以最直接地表达自己,而且“穿着皮夹克到处演出,挺帅的”。高中后期肖央选修了平面广告,因为不想重复在美院附中的生活,高考时他填写了电影学院美术系的影视广告导演专业,立志当一名广告导演。 

        在2005年,因为拍一个大广告没找到合适的导演而苦恼。经人介绍认识了还没毕业的肖央。结果呢,这一见面不得了了,俩人一拍即合,相见恨晚。肖央在毕业前拍了他人生第一个大广告,他们也就此认识了解了。

《老男孩》电影的诞生

  2009年,迈克尔·杰克逊的离世对他们影响非常大。怎么说呢,迈克尔·杰克逊代表着他们的过去,曾经影响过你的岁月、你的青春。当时他们写下了一句话:“Michael都去世了,我是否还要这样麻木地活下去?”此时,肖央也很有感触找到王大利说:“老王,咱们再干一把怎样?”王大利想也是,就当做个里程碑再干一把,也算是给自己的过去一个交代吧。就像山东人说的那样,“前半生做的所有的事,不是驴不走,就是磨不转。”如果你的梦想还没实现,说明你的渴望还不强烈。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的人啊,究竟我该如何表达,她会接受我吗?”2010年秋天一部视频短片《老男孩》在那个落叶缤纷的深秋席卷了互联网,让人在绚丽的镜头叙述中,在光与影中间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找到了自己关于时光和青春的记忆。

  筷子兄弟是成为中国电影界新起的一对极具创新力量和艺术才华的实力组合。一部《老男孩》创下了互联网点击率记录,引爆怀旧热潮,成为一个文化现象,并开创了一个全新的产业“微电影”。身为创作者的筷子兄弟也凭借《老男孩》家喻户晓,更被贴上了“青春”“梦想”的标签,成为众多年轻人喜爱与追捧的大众明星。

  时隔7年,“筷子兄弟”又以一部《老男孩猛龙过江》登上大银幕,处女作票房即破2亿;而其中的神曲《小苹果》未映先红,更取代《最炫民族风》成为广场舞大妈的最爱。

  从《老男孩》到《父亲》,到如今的《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筷子兄弟出品的每一部电影都获得极大反响,堪称微电影行业的代表作品。除了电影导演(肖央)与演员(肖央、王太利),筷子兄弟另一身份是歌手组合,他们演唱的《老男孩》、《父亲》、《小苹果》等歌曲被传唱于中国的大街小巷。集“编剧、导演、演员、音乐创作、歌手”于一身的筷子兄弟,是中国最全才的怪咖组合。